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 正文

传奇-新秀赛季场均31分怪咖 出道即巅峰的代表

来源: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:2017-09-21 00:00
沃尔特-贝拉米

  他是曾让拉塞尔和张伯伦疲于奔命的巨人;他出道即巅峰,生涯呈现出奇妙的“逐年递减”态势;他一生辗转5队,最终在2013年驾鹤西去,但NBA仍流传着他的传说。《他说》之第39期——沃尔特-贝拉米。

  优良基因

  我于1939年7月24日出生于北卡,我的双亲分别在电力公司和银行工作。我来自一个长人家庭,父亲身高1.93米,母亲也有1.72米,因此我很小就拥有出众的体型,13岁时就已身高1.83米。很自然地,我在篮球和橄榄球上都展现出超常的天赋。

  橄榄球明星

  在J.T。 Barber高中,我同时入选了校篮球队和橄榄球队。起初,橄榄球占据了我大部分的生活,高中最后一年我入选橄榄球州最佳阵容,并率队在1956年拿下州冠军。若不是碰到篮球恩师Simon Coates,我很可能就与篮球说再见了。后来在我进入大学后,校橄榄球队的教练仍试图劝我回心转意。

  干扰球小子

  我的身高使我在篮球场上也游刃有余,高一赛季便率队挺进州冠军赛;对手也别想在我面前得分,他们投出的球总会被我无情扇飞,于是郁闷的他们送给我一个绰号“干扰球小子(Goaltending Kid)”。当时,我单场拿下20、30分都是家常便饭,甚至还曾单场砍下47分。

  印城明星

  在我的身高长到2.10米后,我终于明白篮球才是我的未来,于是在1957年加盟印第安纳大学。恩师Coates发挥了巨大作用,他和印第安纳大学传奇主帅Branch McCracken关系密切,在后者于北卡开办篮球训练营时推荐了我。

  轻伤不下火线

  大学生涯正式展开前,还有一段小插曲。在一次训练赛中我被对手一肘击中,然而我拒绝离场,并在接下来8个回合中接连完成上篮,几乎碾压任何敢于阻挡我的对手。

  荣誉加身

  3年大学生涯,我场均可得20.6分15.5个篮板,命中率超五成。大学告别赛对阵密歇根,我狂掠33个篮板创校史纪录,单季428个篮板在校史上迄今无人可破。此外,我的命中率(51.7%)和单场得分(42分)也都横亘校史。我练就了勾手绝活,此外,我还拥有当时内线球员少见的一手传球。

  奥运夺金

  在大学毕业季到来前,我在1960年作为美国男篮一员,在罗马奥运会上8战全胜夺金,我场均可得7.9分。当时那支美国男篮可谓星光熠熠,除了我之外,还有奥斯卡-罗伯特森、杰里-韦斯特和杰里-卢卡斯3位未来名人堂成员。

  贿选疑云

  凭借连续入选大10区第一阵容和全美第二阵容的声威,我在1961年选秀引起了一场争夺战。本来我加盟对状元签志在必得的尼克斯貌似已无悬念,但联盟为了照顾新军芝加哥包装工(如今奇才前身),将状元签送给了他们。尼克斯不甘心失败,于是传出他们贿赂包装工老板10万美元,希望他们推迟一年加盟NBA的流言。但最终我仍来到了风之城。

  指环王的邀约

  在湖人名宿吉姆-波拉德的执教下,我的菜鸟赛季一鸣惊人,场均31.6分仅次于威尔特-张伯伦,51.8%命中率刷新当时NBA纪录,1500个篮板也高居第3,仅次于张伯伦和比尔-拉塞尔,并率队击败当时如日中天的湖人和凯尔特人。在波士顿客场获胜后,拉塞尔甚至邀请我去他家共进晚餐。

  入选全明星

  如此表现自然也为我赢得了前往全明星赛的一张入场券。最终我拿下23分17个篮板,率西区明星获胜。此外,由于我使得拉塞尔和张伯伦疲于奔命,也使得队友鲍勃-佩蒂特可大展拳脚,并收获全明星MVP。

  与自己交谈

  最终我无悬念地拿下最佳新秀。大家也发现我一个有趣的习惯,那就是我常在场上以第三人称和自己交谈,并称呼自己为“Bells”。久而久之,这成了我的新绰号。

  我是贝拉米,这就是我的前半生。

  注:贝拉米的生涯呈现奇特的“出道即巅峰”态势。他菜鸟赛季场均31.6分竟是生涯最高,此后逐年递减;此外他4次入选全明星,竟都是在生涯前4季;他也被评为NBA史上3位菜鸟赛季表现最杰出球员(另两位是张伯伦和大O)。

  贝拉米的生涯表现极富争议,他略显懒散的球风曾招致批评,这也导致他苦等18年才终于获得名人堂的肯定。此外,日后在公牛王朝时期名声显赫的总经理杰里-克劳斯能涉足NBA,正得益于贝拉米的力荐。

  贝拉米一生辗转5队,在1975年告别NBA。退役后,他仍积极从事社区篮球推广活动。2013年11月2日他与世长辞,享年74岁。(魑魅)